媒体报道 / Media reports

企业家精神,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

发布日期:2018-09-27 14:02:00 阅读量:183

    ——解读沈阳副食集团转型发展的成功密码(下篇)
 
        熟悉李军的人,会称他一声“大哥”。他外表普通言语朴实,却不失幽默;“功劳都是他人的”是他典型的口头语,让人心生敬佩;埋头干事,从不张扬的性格,压抑不住一种长年基层苦干养成的锐气……交谈中,集团事业成了“家里事儿”,手下员工成了“家里人”,李军从不以企业家自居,更似一位有感情、有情怀的“大家长”,一位敢打敢拼、勇于担当的“当家人”。


  不让“家里人”丢饭碗
       因为父亲一直从事畜牧副食工作,李军从小耳濡目染,对副食行业有着很深的感情。“父亲给我的太多,我的每一步成长无不有父亲的影子,即便是现在,影响也在继续……”进入市场经济之后,传统副食行业“没落”了,这种情感更加明显,看见副食人,就像看到了家里人。


        “再不济,也不能让家里人吃不上饭。”1994年,李军出任沈光肉类食品总厂厂长。当时,全厂干活的有202人,还有289名职工改革后剥离回家,无所事事。不仅“内忧”(黑作坊多)“外患”(外来产品涌入),还有大量负债。李军破天荒用厂子账面所有资金20万元打广告,“吃沈光,保健康”广告语让沈光香肠一下家喻户晓。同时又别出心裁,将以往闲散在家的近300名富余人员(其中80%为女工)扩充到销售队伍之中。起初,多数人都不理解,甚至理直气壮地认为,“国有企业职工就应该养着,宁可在家饿着,也不干这低三下四的销售活儿”。


       李军率先推出职工销售激励机制,人均指标5000元,指标上2%提取奖金。对销售成绩突出的,奖励通讯工具BP机和流动售货车,还推选他们成为销售状元和能手。就这样,一传十、十传百,三个月后,昔日见生人都脸红的车间女工,个个锻炼成了能说会道的新型推销员,售肠“娘子军”成了当时沈城街头一景。
  此举不仅让沈光当年扭亏为盈,还让近300名下岗职工恢复就业,他们当时的月收入平均在700元以上,几乎是普通职工收入的两到三倍,个别冒尖的月收入可达到5000多元。不到一年的时间,不少人扔掉自行车,骑上了摩托,家里装上了电话。


        2007年,李军出任副食集团董事长,再次对万名副食职工许下承诺,“十多年前,没让任何一个沈光人掉队,现在也不会让一名副食员工因改革而下岗。”
这一句饱含深情的承诺,职工的心宽了。在之后开展的“做实运动”、剥离减债、走合资合作道路中,集团不是简单地把失岗员工推向社会,而是通过各种保障措施把他们安置好。10年间职工工资实现“八连涨”,同时弥补了历史上对职工待遇的亏欠,员工采暖费也历史性地实现了全覆盖。


  有担当的“大家长”
         如果“不让职工下岗”是一种责任,“不让每一分资产因改革而流失”则是一种担当。
         2010年起,副食集团改革进入攻坚阶段,在竞争性产业,国有成分的减持,员工国有身份的转换不可避免。
       “作为长期在国企担当主要领导的人,在这一特定时期,要做到‘守土有责’,不能丢掉每一分国有资产。”李军说。
  十二线蔬菜批发市场,定位城市蔬菜配送中心。由于历史遗留原因,这块土地一直存于土地储备中心,这事儿一直是李军的“心头病”。时隔八年的今天,集团终于斥资8000万元收回了这片土地,又一次兑现了他当初许下的誓言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在改革发展的10年间,沈阳副食集团吸引社会资本1.2亿元,原址原地合作组建了20个混合所有制经济实体,不仅做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,还保住了一批如今稀缺的中华老字号和老品牌。


        沈阳稻香村,始建于清末,距今已有百年历史,是沈阳食品行业仅存的“中华老字号”国有企业。但在市场上出现广式、京式、苏式等各种新式月饼后,传统月饼就不再“吃香”了,沈阳“稻香村”也失去了往日的风采。2015年11月,沈阳稻香村与苏州稻香村双双携手,合资组建沈阳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,共同开发东北区市场。“苏稻”融入后,推出了多款新式糕点,次年又投放市场12款精装速冻水饺,半年时间就扭亏为盈,全年利润超过500万元,“稻香村”品牌得以发展与提升。


        沈阳“青花”“自力”“彩塔”三大品牌,曾经辉煌于上世纪九十年代。随着南方调味品企业的快速发展并抢占东北市场,这些品牌的市场份额被蚕食、萎缩。2010年,合资组建沈阳青花食品酿造有限公司后,上市10个全新产品,第二年销售收入上涨29%,当年就扭转了连续多年亏损的被动局面。恢复生产的青花坛装腐乳,现在在东北地区供不应求,与同行一线品牌媲美。


  “我最愧疚的也是家人”
       “人的生命受两种力量支配,一种是爱,一种是情。二十多载,不求有功,但求心灵慰藉那些沉睡的记忆和那些值得记忆的碎片……”李军坦言,自己对副食的感情付出远胜家人。


       2007年6月10日,他走上新工作岗位的第二十四天,女儿高考结束的第二天,父亲因患间质性肺炎,抢救无效,83岁的父亲平静地走了。“我有两个儿子,一个能用,一个不能用。”父亲过世前的一句话,让李军心生愧疚,因为他明白,那个不能用的就是他,忠孝两难全。


  “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。”从柔弱的妻子怀抱幼女风雪中流连于公交车的无助,从妻子送走了读书的女儿又接过了年迈婆婆的无怨无悔,年复一年,妻子有着毫无尽头地等待与期待……李军懂得,妻子为他付出的更多。“我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。”2007年9月9日,在送女儿出门求学的那一刻才发现,女儿已是18岁的大姑娘了,愧疚之情溢于言表。


  舍弃“小家”,更多的是为了“大家”,李军的家人也明白,“大家”需要他,那里有他的责任和梦想。


  埋头苦干,痛并快乐着
  10年间,李军很少接受媒体记者采访,也很少出现在媒体上,“我不用宣传,干些实事儿,把企业真正发展好就行。”低调、实干的性格,多年来遇到的风风雨雨,让李军不愿意急功近利,不愿意搞政绩工程,只想静下心来发展事业。


  慢慢地,班子里、集团内聚集了一批“想干事、能干事、能干成事”的人,成了集团发展的核心力量。在管理层工作多年的老员工这样评价,“李军是兄长,更是我们的榜样,事事以身作则,让人心服口服。”劳模、先进……这些本来可以属于他的荣誉光环,李军都推掉了。在他看来,劳模就应该授予一线员工,先进就应该属于勤劳恳干的人。于是,他身边出现了一批劳动模范、先进工作者,一批“心中有企业”的员工。


集团领导班子里最年轻的一位副总,一位“80后”,10多年前入职的时候只是集团下属公司的普通员工,平日里任劳任怨,风里来雨里走,在发展业务上大胆提出建议,多项被集团采纳执行并实施。集团班子研究后果断委以重任。之后几次轮岗他都表现不俗,在销售、经营、管理方面都取得了不俗成绩,几经提拔终于成长起来。像这样有作为、有能力的年轻“80后”,集团有意识培养了一批。他们陆续走上各级领导岗位后,成了集团未来发展的 “接班团队”。


  李军没什么爱好,平时最大享受就是到集团各个企业里去转悠。有时愿意看看书,与文化人往还。再有时间,就动笔写点东西。这几年,他陆续写了几本回忆录,不为出版,只为反思往事,寄托情感。在《我这十年》回忆录中,他写道:“我这辈子注定了要被命运所戏弄,一天厂级干部都没干过,却受命出任食品总厂厂长;连一亩地多大都不知道,却成了张士800亩大市场的掌门人;做梦都没想过到集团工作,却成了集团总经理,再到董事长……”但正是这些奇遇般的经历和磨练,才给了他一个个施展才能的大舞台,才铸就了一个企业家的特殊人生。


  “只要情系企业,心系员工,以舍我其谁的魄力,以大刀阔斧的勇气,以勇闯难关的豪气,就可以蹚出一条国企改革发展的路子……”这是李军的感悟,也是今天一大批奋斗在一线的企业家缩影,他们身上凝结的那种企业家精神,正是沈阳制造未来的希望。
 
转自2017年12月10日《沈阳日报》

024-86725217

移动端网站

公众号

Baidu
sogou
网站地图